优发娱乐

[情感故事] 她再漂亮也离婚了!值得所有女人看看

[复制链接] 6
回复
1513
查看
     
13主题38帖子70积分
正式会员 Rank: 3Rank: 3
积分
70
扫一扫,手机访问本帖
1
发表于 2017-10-10 21:28 | 只看该作者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x
大年三十这一天,我这一辈子都难以忘记。
  我忙前忙活,做完几大桌子菜后,累得腰酸背痛,正准备休息一会儿。
  婆婆突然让我多增加了几个菜,还特意叮嘱不让放辣椒,且少放油。
  我心里挺纳闷,家里人的口味我都清楚,一个个无辣不欢,怎么突然要做几道这样清淡的菜。
  难道是有外人要来跟我们一块过年吗?
  我有些疑惑,却也不敢多问什么,毕竟婆婆对我一直就很不满,我也不想在大年夜惹她不高兴。
  “太太,少爷说,需要晚点回来,机场回来的路上堵车。”正当我走向厨房,管家对婆婆说道。
  听到这句话,我心里犯起了嘀咕。
  管家口中的少爷,是我的老公席慕深,办公的公司就在市区,怎么会去了机场?
  我对他要去机场做什么,并不清楚,毕竟我们虽然结婚七年,见面的次数却少的可怜,所以这种知会行踪的事,他从来没做过。
  我会嫁到席家,全是因为我爸爸的缘故。
  我爸慕正雄曾经是席慕深他爷爷的司机,在一次意外中,为救了席老爷子,他牺牲了。
  爸爸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在他走后,我能过得好。
  席老爷子便当场决定,让我当他的孙媳。
  也就是席慕深的妻子!
  在服丧期满了之后,我嫁入了席家。
  那个时候,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因为爸爸是席家司机的关系,我小时候就经常出现在席家,从第一次见到席慕深,他在我心底,就扎了根。
  一晃就是十五年。
  我爱了席慕深十五年,当了席慕深的妻子七年。
  可是,我知道自己,从未进驻过他的心。
  但无论他对我是怎样的态度,我依然本本分分的做一个好妻子,希望有朝一日,他能对我有所改观。
  听到他马上就要回来,我内心充满欣喜,一颗心如同少女般雀跃,做菜的时候,仿佛都没那么累了。
  “少爷已经停好车了,太太让我来问问你这边,菜做得怎么样了。”正在我忙着做菜的时候,管家过来知会了我一声。
  管家的语气,带着一种冷漠,如同在跟在他眼中,我其实不算是少奶奶的身份,充其量,是一个比他的身份还要低一等的佣人。
  这偌大的别墅里,没有别的佣人,我是少奶奶,但家务活,都由我来做。
  可我没有怨言,席家能让我嫁给席慕深,对我而言,我知足了。而且这些活,本就是一个妻子该做的本分。
  不过有时候我也苦笑,如果不是别墅该多好,我多少能少做点事。
  端了最后一个菜上桌,席慕深还没回来,我吐了口气,连忙解下围裙,准备去洗个澡,换身衣裳,再化化妆。
  一身油烟味,满脸汗渍,我可不想就这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  就在我要进房间去的时候,婆婆却开始叫人吃饭了,一时间,散落在别墅各处的亲戚朋友,全都走了过来。
  席家是一个大家族,而聚在这里的,还只是席家的一小部分。
  可就是这些表姑,姨妈,甚至是舅舅之类的,聚在一起,也够坐满三桌。
  我暗自庆幸不是在爷爷家,否则,我一个人,忙得吐血,都做不完一家子人吃的饭菜。
  婆婆说了开饭,让我很郁闷,因为这意味着席慕深已经到了,并没有时间再让我去收拾自己。
  刹那间,我着急得想哭。
  视线穿过客厅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他的到来,给整个热闹的别墅,带来了一丝冷意。
  而光芒,却被他尽数的抢了去。
  男人穿着一身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,身材挺拔,细碎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,划过他饱满而冷冽的额头,一双幽冷的凤眸,不带着丝毫温度,如同那张微微抿着如同刀片一般的唇瓣,冷漠淡然。
  席慕深,我的老公,也是我深爱着的男人。
  上一次见他是三十四天之前,他却从未变过,依旧这么冷傲俊美,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
  我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隐藏起来,害怕被他看到,此刻卑微的自己。
  强打精神,我还是朝他走了过去,想以一个妻子的身份,去替他接过手里的公文包。
  然而,他半侧过身体,望向了他身后的黑暗之中。
  一个身穿白色貂皮大衣女子,朝前走来,从黑暗中慢慢的显露身形,她挽上席慕深的手,而席慕深的脸上,也露出罕见的微笑。
  那种笑容,我从未看过,也从未拥有过。
  心脏部位,传来尖锐的刺痛,仿佛利刃刺入,疼进骨髓,化进灵魂深处。
  那个女人,我知道,是方彤,席慕深深爱的女人。
  方彤,京城里的一线明星,无论长相、身材还有学历都是一流,天之骄女,是我在任何一个层面,都无法比拟的。
  她站在席慕深身边,郎才女貌的一幕,刺痛了我的眼睛。
  “还不快点去招呼客人。”正当我出神的时候,婆婆拧住我的手臂,不悦的对着我命令道。
  我吃痛的倒吸一口气,却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出来。
  我迈着似乎不属于自己的双腿,朝着席慕深和方彤走过去。
  “方小姐,好久不见,没有想到你今天会过来。”我伸出手,忍住声音里的颤栗,说道。
  方彤却只是瞥了我一眼,似乎是发现了我手上的油污,轻轻的碰了下,便快速的收了回去。
  她漂亮的脸上带着一抹温和甚至是得意道:“席太太,的确很久不见,你好像更憔悴了。”
  我抿着唇,不再多言,看向席慕深,“老公,我帮你拿包吧,一家人等你很久,洗洗手吃饭。”
  席慕深冷冷的打量一眼我,仿佛认不出我似的,将包递给了婆婆。
  我脸色惨白,强忍着屈辱,眼泪差点下来。
  方彤的嘴角微微勾起,眼眸带着些许得意之气,她笑得端庄娴雅的抱着身边的席慕深道:“慕深,我饿了。”
  “开饭吧。”席慕深扶着方彤,小心翼翼。
  在我的心中,席慕深一直都是高高在上,如同帝王一般的男人,何时会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一个女人。
  一家人入座,我也走过去。
  方彤坐在席慕深身边的桌位上,那里,本该是我的位置。

打赏鼓励一下!
0人打赏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
     
13主题38帖子70积分
正式会员 Rank: 3Rank: 3
积分
70
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0-11 08:44 | 只看该作者
座位很多,但人也不少,大家都落了座,很快三张桌子周围都坐满了人。
  我突然发现,为了这顿年夜饭,准备了好些天的我,竟然没办法上桌吃饭,因为方彤把属于我的位置坐了。
  气恼和愤懑,让我整个人都在颤栗,我咬着唇,走到方彤身边,语气生硬的说,“对不起方小姐,这是我的座位。”
  我沉默寡言,不代表我没有脾气,不代表我能容忍别人践踏我的底线。
  我不能允许一个陌生的女人,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,霸占我的丈夫。
  我的举动,让在座家人们感到了惊讶,都默默的看着我,不少人眼中,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色。
  方彤却不跟我说话,只是娇滴滴的黏在席慕深身侧,当我不存在。
  “你去客厅吃,将你的座位让给方彤。”席慕深回头,冷傲的眼眸淡漠的看了我一眼,冷冷道。
  将我的座位,给方彤……
  这一刻我明白,席慕深眼中,我也不过是个佣人,而且是免费的,挥之即来呼之即走。
  我没办法接受,承受着亲戚们幸灾乐祸的目光,一字一顿的说:“其他的我都能让,但这个位子,我不能让。”
  这话一语相关,我相信只要是个明白人,都能听懂我在说什么。
  或许这是我第一次用如此语气对席慕深说话,他不由得沉下脸,目光微冷的看着我,眸色中带着一丝诧异。
  想必是在猜想谁给我这样的胆子,敢跟他争辩。
  席慕深原本就五官线条分明,给人一种冷酷不近人情的感觉,而他此刻对着我,更像是冰冷的大理石,我紧张的捏住拳头,浑身绷紧。
  “慕清泠,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吗?”席慕深不怒自威的声音,裹挟着骇人的寒气,席卷了我整个身体。
  我抖着嘴唇,垂下眼睑,隐忍着心中的疼痛,淡淡道:“不敢,但,这是我的位子,至少现在还是……”
  “慕清泠,你丢不丢人,我让你办年夜饭,你连座位都没有算好?你怎么当席家的少奶奶?”婆婆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当众对我呵斥道。
  我看着婆婆,已经豁出去了,道:“你们没有人说要加位子,而且,这是年夜饭!突然多出来外人,算怎么回事!”
  我故意加重“年夜饭”三个字。
  年夜饭原本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吃饭,方彤一个外人过来是什么意思?
  “你还敢顶嘴?”婆婆似乎被我的话气到,沉下脸道。
  我蠕动了一下嘴唇,没有再说话,道理辩不过,就只能这样颐指气使。
  在座的这么多人,全都吃着我做的菜,喝着我煲的汤,却没有一个人,愿意站出来,替我说句话。
  席家人啊,忽然间,我觉得他们,也不过如此。
  “阿姨,算了,这件事情不怪席太太,是我和慕深没有考虑周到。”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僵硬和尴尬,这个时候,方彤的话,打破了这种僵硬的局面。
  王兰原本就想要方彤当自家的儿媳,对方彤也是喜欢的不行。
  她一改对我的犀利苛责,对着方彤笑容满面道:“彤彤,让你见笑了,席家就是你家,你这么客气干什么。”
  “别装好人,我用不着你来帮我说话,你的确没有考虑周到,因为你根本不应该在大年夜,出现在别人的家里!”我没好声气的说。
  所有的矛盾,都是方彤引起的,结果,却偏偏还在这装好人。
  “慕清泠,你要造反?”席慕深站了起来,昂藏而冷峻的身体,让我感到了无尽的压迫。但我背脊挺得笔直,与他直视。
  我已经受够了。
  “其实,我的确不该在大年夜出现在这里……”方彤原本漂亮的脸,出现了一抹娇羞的绯红,这跟她在说的话,很不协调。
  那神情让我感到发慌,不好的预感,从我心口处,开始蔓延。
  “我怀孕了,已经两个月,是慕深的孩子。”方彤幸福的摸着肚子,靠在席慕深的怀里,对着我们说道。
  “轰。”脑子仿佛被什么东西炸开一般,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空气突然变得异常稀薄。
  原来,今天婆婆临时让我加的那些菜,就是给方彤的!因为那都是些孕妇吃的菜。
  婆婆竟然早已经知道她怀了孕!
  只有我一个人,像个傻子似的在宣誓主权,被人当成笑话一样看待。
  这一刻方彤的心里应该很得意,她早就拿了一张王牌,可以肆意的凌辱我。
  对于席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,孩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  我也曾想给席慕深生一个孩子,可是……
  方彤成为了年夜饭的焦点,刚才的小插曲被揭过。
  大家都知道,这场争斗,谁胜谁败。
  方彤被婆婆他们包围,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得意,而席慕深,则像是护着妻子的丈夫一般,体贴细心。
  我将目光看向席慕深的时候,发现他原本冷硬的脸,在此刻,竟然变得异常柔和。
  大年夜,年夜饭,团圆饭的这一天,我的丈夫给了我一场终生难忘的年三十。
  而这场盛宴,是由我亲自奉上。
  我机械般的挪动步子,孤零零的一个人离开餐厅上楼,哪怕是我坐在卧室里,都能够听到楼下的欢声笑语。
  我捂住眼睛,努力的不让眼泪流出来,可是,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了。
  作为原配正室的我,却只能够窝在房间里哭泣。
  而小三,则是春风满面占有我的丈夫,也占有属于我的位置。
  慕清泠啊慕清泠,你还真是狼狈。
  我昏昏沉沉的躺在大床上,这里是我跟席慕深的婚房,可他七年来,他从来没有进来睡过。
  即便回家,也总是睡在一墙之隔的书房。
  七年了,我是不是,也该醒了。
  “慕清泠,跟我离婚。”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,席慕深推门走了进来,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。
  轰……
  我被席慕深的话,弄得浑身僵硬,我睁大眼睛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席慕深两指夹着一根烟,缓慢的吐出烟雾,袅袅的烟雾,朦胧了席慕深那张邪肆冷峻的脸,让他如同暗夜的恶魔一般,嗜血危险。
  “说吧,你的条件。”他吐出一口烟,声音沉凝道。

     
13主题38帖子70积分
正式会员 Rank: 3Rank: 3
积分
70
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0-12 08:57 | 只看该作者
“爷爷不会同意的。”许久之后,我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。
  席老爷子在席家一言九鼎,答应了我爸要照顾我,才让我嫁给了席慕深,肯定不会答应我跟他离婚。
  “你想要用爷爷压我?”席慕深冷笑,“你别以为我就怕!”
  “不是……”我内心又是一痛,说实话,我真的累了,守着这样的活寡,也早该看清楚现实,可是爱让我蒙蔽了双眼。
  我提到爷爷,只是想要告诉席慕深爷爷现在身体不好,贸然提离婚可能会对他影响很大,但是他却误会我了,或许在席慕深的心中,我就是这么卑鄙的人吧。
  “不是就好,爷爷马上大寿,你只需在爷爷大寿之后,找时间跟他说明。”席慕深看了我一眼,表情异常冷漠无情。
  “我知道了。”我压下心中的痛苦,淡淡点头。
  原来他早就想好了对策,要让我去爷爷那说,这样爷爷就不会怪罪他了。
  “不管什么要求,只要不会过分,我都会满足你。”席慕深对我的识趣非常满意,他微微的眯起眼睛,像是恩赐一般对着我说道。
  我不想再跟他说话,开始收拾房间,可脑袋里混乱得要命,整理得一团糟。
  ……
  年初一,大雪纷飞,席家显得异常冷清,一大早,婆婆就张罗着,带着方彤去了那些亲戚家拜年。
  我被抛到一边,无人问津。
  我安静的坐在房间的窗子边上,看着窗外的大雪,心下无尽惆怅。
  七年时光,我终究没有能够捂热一颗石头,我和席慕深,最终,还是走到了尽头。
  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。
  这么多年来,我的世界只有席慕深,失去他之后,我的世界还剩下什么?
  不知不觉的眼泪又流了下来,失神间,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。
  “清泠啊,清泠啊,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,这一次,他真的闯大祸了。”妈妈焦急的大喊。
  “妈,你慢一点说,慕辰又做什么了?”我听着妈妈在电话那边哭泣的声音,忍不住着急道。
  每回,我最怕听到的就是家里的电话,而且最怕的就是慕辰的事。
  “呜呜呜……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,生了这么一个小畜生啊,他怎么可以打死人……”
  “妈,你说什么?他打死人?”我听了妈妈的话,整张脸都白了,猛得一下站起来。
  慕辰一贯没轻没重,虽然成年了,却一点不成熟。
  要说打死人,也不是他做不出来的事情。
  妈妈在那边一直哭,没有办法抑制,我实在是受不了,对着妈妈着急道:“妈,你倒是说啊,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“他昨晚上在酒吧喝醉酒,打死了一个小混混,混混的同伙将他抓走,说一定要他偿命,你说我们要怎么办,你救救他啊?”妈妈着急的说道。
  “妈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!”我能怎么救慕辰?他打死人,我还能够怎么救。
  “对了,赶紧找席慕深,他一定有办法!”妈妈出了个主意。
  毕竟血脉相连,即便慕辰做错事,我也不想他受苦,赶紧挂了电话,拨打了席慕深的手机。
  电话一接通,我便焦急的喊道:“席慕深,救救我的弟弟……他被黑社会的人带走了,救救他……”
  紧张让我失去了分寸,忘了一天前,我们的关系就已经口头上完结。
  果不其然,对方沉默不语。
  “对不起,我知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你,可是,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……如果你很忙,我……我去想想别的办法……”我暗骂自己一声,太不争气,明明知道席慕深已经很烦自己,还总是在出事的时候麻烦他。
  “我马上到家,等我。”本以为他不会答应,席慕深磁性的嗓音却响了起来。
  简单的几个字,让我一颗纷乱的心,暂时的安稳下来,挂断电话,我通知了妈妈,向她问清楚了具体情况。
  没多久,席慕深打电话让我下楼去别墅门口。
  我立即小跑下去,上了他的车。
  只有他一人回来,我坐上副驾驶,心情莫名的紧张。
  席慕深黑着脸,冷冷道:“又惹了什么祸?”
  一个又字,让我听出了他言语里的不耐烦。这些年来,席慕深虽然对我冷淡,但对我娘家,依然如爷爷交代的那样,各种照顾,但凡有麻烦事发生,都是他帮我处理。
  也许,他早就烦了。
  在席慕深犀利冷酷的目光下,我抿唇回答道:“昨天跨年夜,慕辰喝醉了,和一个小混混打起来了,失手将对方打死,说是要让他偿命,已经将他带到城北的一个废弃工厂去了。”
  “偿命?”席慕深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,轻哼,“这年头混混有这么大的权力么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我有些奇怪。
  “现在是法制社会!”席慕深语气生冷的回答道,“如果真死了人,警察难道是吃干饭的!”
  “也就是说,那个混混肯定没死!他们带走我弟弟,是别有用意。”我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。
  “还不算太蠢!”席慕深轻嗤了一声。
  我被骂得不爽,忍不住腹诽:全世界就你最聪明!
  席慕深拿出手机来,拨打了一个电话,交代一些事情。
  他语气低沉,我听得不太清晰,但应该是他在让人处理这事。
  最后一句我倒是听见了,而且瞬间让我心绪复杂:“不论如何,慕家现在是我照顾,由不得他们乱来。”
  当我见到慕辰的时候,是在一个私人会所的包厢里。
  慕辰满身污秽,却翘着二郎腿在喝红酒,还跟席慕深手底下的冷助理聊天,丝毫没意识到冷助理像看个傻子的眼神。
  看到他这种样子,我气不打一处来,冲上去对着他的脸抽了他两耳光,“你这混蛋!平时赌钱喝酒都由着你,现在还敢杀人了?”
  “我没有杀人……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,我真的没有打死他。”慕辰一边捂着脸一边对着我叫道。
  “少奶奶,事情已经查清楚了,那群小混混是故意想讹钱。”冷助理解释道。
  一声少奶奶,让我的心仿佛撕裂。
  如果不是少奶奶这重身份,冷助理怎么可能去救慕辰。
  可是,这重身份,很快就会没有了。
  我忍不住侧头去看席慕深,生怕他会立即剥夺了它。
     
13主题38帖子70积分
正式会员 Rank: 3Rank: 3
积分
70
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0-13 12:08 | 只看该作者
好在我担心的事情并没发生,席慕深站在那,不发一言。

  “我都说了吧,不是我的错!”慕辰这下有理了,冲我嚷。

  “如果不是你喝酒打架,会讹上你!”我对慕辰这不知悔改的态度感到痛心,上去又抽了他一巴掌。

  他又哪里知道,正是他一次又一次的惹麻烦,让我在席慕深心中的形象,变得更加的可笑。

  席慕深要跟我离婚,慕辰他不是罪魁祸首,却也是丑恶的帮凶。

  “姐夫,你管管我姐,她又打我!”慕辰被我打了之后,找席慕深求救。

  在他眼中,这个姐夫,还是他能任性撒娇的对象。

  “慕辰,这是最后一次,你好自为之。”席慕深沉声说完,转身就走。

  冷助理也跟着出去了。

  包厢内只剩下我跟慕辰两人。

  “姐,姐夫他什么意思?”慕辰无知的眨着眼。

  “他不会再管你了。”我不想再跟慕辰生气,也转身走了,因为内心里已经无比难过。

  席慕深那话,其实是说给我听的。

  走出会所,我把慕辰没事了的消息,告诉了妈妈。

  妈妈听了很高兴,特意交代我说:“清泠,席慕深真厉害,这都能解决。你在席家,一定要多讨讨他的欢心,不要让别的女人将慕深抢走,知道吗?我们慕家下半辈子,都得仰仗着席家。”

  “妈,我知道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我压下心中的难过,对着妈妈说道。

  我也想要讨席慕深的欢心,可是,我用了七年的时候,却还是没有办法碰到他一下。

  “少奶奶,席少爷让你上车。”我看着电话发呆的时候,冷助理走了过来。

  我应了一声,便跟了过去。

  上了车,席慕深正在打电话,五官柔和的拿着手机打电话。

  电话对面,应该是方彤。

  “我看完爷爷马上就去接你,天气冷,不要感冒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眉眼间的温柔和缱绻,我从未见过。

  这一刻我才知道,席慕深不是不温柔,只是他的温柔,从来不属于我罢了。

  眼看着我上车,他并没顾及我,又多嘱咐了方彤几句,面色恢复了冷峻,对我道:“爷爷想让我们一起去一趟医院。”

  “恩。”我点头。

  爷爷的身体不好,大过年的也只能够在医院病房住着,我一早就想去,可是情绪难控制,心情不佳,怕他看出来,影响到他养病。

  在整个席家,唯一对我热情以待的,只有爷爷,我不想伤他的心。

  冷助理开着车前往医院。

  席慕深眼眸冷淡的看了我一眼道:“爷爷病情已经好转,等他过了半个月后的寿诞,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我看向窗外,他用得着时时刻刻提醒吗?

 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离婚,迎娶方彤?

  也是,方彤现在怀着席慕深的孩子,他想要给方彤和孩子一个名分,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插足,他和方彤早就是夫妻了。

  “我知道,我会和爷爷说,是我要离婚的。”我捏住拳头,轻声道。

  席慕深对于我的识趣非常满意,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我安静的听着车厢内的音乐,微微侧头,看着席慕深完美的侧脸,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。

  我爱了十五年,却依旧没有办法触碰眼前如神祗一般的男人,也是时候,要结束了。

  席老爷子一直就很喜欢我,也正是因为这个样子,王兰就算是对我有天大的不满,也不敢对我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。

  我过去看他的时候,席老爷子的精神很好,一个劲的问我席慕深有没有欺负我。

  我看了一眼站在窗子口,一直抬手看时间的席慕深,我知道,席慕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方彤的身边。

  我强颜欢笑的对着席老爷子说道:“慕深对我很好,我很幸福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生个小曾孙给我啊?我都盼了这么多年了。”席老爷子抱怨的拉着我的手说道。

  孩子……

  一想到孩子,我就想到了方彤肚子里的孩子,我这辈子,恐怕都没有办法拥有席慕深的孩子了。

  七年来,席慕深跟我几乎没有同床共枕,我怎么可会怀上孩子?

  两人离开医院,妈妈又打来电话,问我跟席慕深,什么时候回去吃饭,还说这次慕辰的事很感谢席慕深,特意做了很多他喜欢的菜。

  我能理解妈妈的殷勤,可是席慕深,不可能再去我家了。

  我自作主张的告诉妈妈,席慕深很忙,没有时间。

  妈妈让我多劝劝,说哪有女婿不给丈母娘拜年了,可最终还是被我挡了回去。

  我知道她不可能真的会埋怨席慕深,她不敢。

  跟妈妈打电话的内容,身旁的席慕深肯定听到了,但他并没有问一句,默认了我找的理由。

  “我妈让我们回去吃饭。被我推掉了。”我还是忍不住,向席慕深告知了刚才的事情,心怀侥幸的能有所反转。

  “好。正好我要去接方彤。”席慕深点头。

  我哑然,这纯属自取其辱。

  此刻的他,不想与我家再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,即便是敷衍,也不想要再做。

  我站在寒风下,看着席慕深坐上车子,绝尘而去。

  突然发现,席慕深很远,远到我无论怎么努力,都没有办法触摸。

  我没有从医院回席家,而是直接回了妈妈家。

  我回去的时候,慕辰已经在家了,跟家里在吃饭,妈妈罕见的给我去拿了一副碗筷,给我盛了饭。

  如果是以往,我肯定不会有这种待遇,还不是因为我救了弟弟。

  妈妈偏爱大哥和弟弟,我都是知道的,但是,也应该明辨是非,就是因为妈妈的偏爱,慕辰才会整天无所事事,就想要赌钱惹事。

  当着妈妈的面,慕辰底气足了很多,不满的对我说道:“姐,你有没有搞错,我可是你亲弟弟,你当着姐夫的面打我,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!”

  我听了之后,立刻恼火道:“慕辰,你给我听着,你要不是我亲弟弟,现在尸体已经扔在江里了。”

  “行啊,慕清泠,你涨胆了?嫁到席家之后,脾气渐长,是不是觉得我们拖累你了?”慕辰阴阳怪气的对着我嘲笑道。
     
3主题47帖子78积分
正式会员 Rank: 3Rank: 3
积分
78
5
发表于 2017-10-13 14:47 | 只看该作者
这是小说吧?
     
13主题38帖子70积分
正式会员 Rank: 3Rank: 3
积分
70
6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0-14 09:09 | 只看该作者
我很想说是。

  妈妈立刻呵斥道:“清泠,你打你弟弟做什么!他还是个孩子,难免做错事。”

  “妈,就是你惯着他,你还是好好管,下一次,我不会再帮忙了。”我看着妈妈,皱眉道。

  我就算相帮,也帮不了,就凭我自己根本没办法替慕辰擦屁股。

  席慕深已经说了,那是最后一次,他说话,从来说一不二。

  “慕辰是你弟弟,出事了你这个姐姐难道不应该帮忙?我已经教训了他,他以后不会再犯了。”妈妈明显是袒护慕辰。

  吃完晚饭,妈妈将我拉到她的房里,聊了一些不找边际的话之后,就开口问我拿钱,而且还是一千万。

  我当场就被吓到了。

  “怎么?你拿不出来?”妈妈见我愣住了,不悦道。

  “妈……我哪里有这么多钱?”为什么过一个年,什么破事都摊在我身上。

  “你怎么会没有钱?席慕深是席家的大少爷,你是席家的大少奶奶,我不相信,一个席家,连区区一千万都拿不出来。”妈妈拧眉,以为我是不肯拿钱,顿时脸色难看道。

  我听了之后,顿时嘲笑起来:“这是席家的钱,又不是我的钱。”

  “你嫁给了席家,就是席家的人,难道这些钱还拿不出来。”妈妈一声冷笑。

  “妈,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?”我看着妈妈,不耐烦道。

  席慕深让我离婚的事情我还没有和妈妈说,现在妈妈又要我拿出这么多钱,我真的是心力交瘁。

  “你……你大哥的厂子出了一点问题,资金周转不灵,就想要问你拿点钱,应应急。”妈妈说。

  “我早就和大哥说过了,他那个厂子有问题,让他停厂,他为什么不听?”我一个头两个大。

  “你大哥的厂子开的好好的,为什么要停,你回去和席慕深说,让他给你一千万就可以了。”妈妈理直气壮。

  我听了之后,起身道:“我没有这么多钱,你告诉大哥,要嘛破产,要嘛就坐牢,自己看着办。”

  “慕清泠,你的心怎么这么狠?你在席家过着阔太太的生活,就眼睁睁的看着你自家的兄弟被追债吗?”妈妈被我的话气到了,也起身,对着我低吼道。

  我看着妈妈,悲伤和凄凉的感觉充斥着整个胸腔。

  原本回来是想要寻求安慰的,却想不到,我的家人,一个个就知道问我拿钱。

  他们都以为,我嫁给了席慕深,就有了一个提款机。

  他们从来不问我在席家过的好不好,每次回来都是问我拿钱,拿钱,拿钱。

  “你大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不活了。”妈妈坐在地上,对着我撒泼道。

  我看着妈妈,眨巴了一下酸涩的眼睛,沉闷道:“什么时候要钱。”

  “明天,明天你哥哥就要。”妈妈一看有戏,立即又站了起来。

  “好,我去……问问席慕深。”

  我丢下这句话,看着妈妈满脸喜色的脸,突然不想要待下去了。

  我走出了娘家之后,一个人在马路上徘徊。

  寒冽的风从我身上划过,刺的我脸颊一阵生疼。

  我摸着冰冷的脸,抬起头,看着雪花从我头顶飘落的样子,心中一阵涩然。

  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去了方彤的别墅。

  我知道,席慕深在御景湾这边,给方彤买了一栋别墅,席慕深一直和方彤是住在这边的别墅。

  我到了之后,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方彤,席慕深没有在。

  “席太太有事情找我?”方彤打开门,让我进去,还给我泡了一杯咖啡道。

  她穿着羊绒衫,身材高挑,笑容盈盈的看着我说道。

  “席慕深……不在吗?”

  “哦,我突然想要吃樱桃和蓝莓,他出去给我买,你想要见他?我马上给你打电话。”方彤摸着肚子,对着我说道。

  “不用了,既然他不在,我就先走了。”原来,席慕深还是可以这么体贴的,只是我从未被他体贴罢了。

  我忍着眼眶中的泪水,不让眼泪流出来,也不让方彤看到我此刻的狼狈。

  谁知道,就在转身的时候,我忽然感到背后被撞了一下,瞬间摔倒在地,跟一个人滚在了一起。

  “啊。”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,方彤发出一声惨叫声,随后抱着肚子,不断呻吟。

  “方彤,你怎么了?”我吓坏了,手忙脚乱的从方彤身上爬起来。

  “孩子……我的孩子……”方彤一张脸白色像是外面皑皑白雪一般。

  我惊恐万分的看着方彤身下慢慢流出的血,整个人都不知所措。

  流产吗?方彤流产了?

  我抖着手指,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手机,就要给医院打电话的时候,一个高大的人影从我身边掠过,将我推开,直接让我撞到墙上。

  来人力道很大,我的脑袋和身体都跟墙体发生了冲撞,疼得我忍不住痛呼了一声。

  “慕清泠,你敢伤我的孩子,活腻了?”嗜血而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,从我耳边划过。

  我抱着双腿,瑟瑟发抖的抬头看着目光阴森的瞪着我的席慕深。

  “没有……我什么都没有做,慕深,你听我说,我真的……”

  我冲过去想要解释,我不是故意摔倒撞到方彤。

  可是,席慕深阴着脸,一把将我的手挥开,抱起地上不断呻吟的方彤,对着我阴冷道:“慕清泠,你给我听清楚,要是方彤有什么万一,我不会饶了你。”

  “慕深,我没有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我被席慕深骇人的声音吓坏了,只能够混乱的解释着。

  席慕深完全不听,抱着方彤,从我眼前消失,天地间,瞬间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
  门口的那滩血迹,那么的鲜明,我整个人都害怕了。
     
13主题38帖子70积分
正式会员 Rank: 3Rank: 3
积分
70
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0-16 09:45 | 只看该作者
我从地上爬起来,却又再度的跌下去,我看着蹭破的裤子和手臂,额头上也有血在滴落,强忍着泪水,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方彤的别墅。
  席慕深这一次,肯定是恨死我了?他一定会以为,我嫉妒方彤,想要伤害他们的孩子吧?
  “堂嫂,你怎么在这里?还受伤了?”我无助的站在马路上,想要打车,但是大过年的,车子都很少。
  在我坐在公交车站牌的长椅上躲避风雪的时候,一辆车子停在了我面前,从车上下来的是席木柏,他是席慕深大伯的儿子,比席慕深小两岁。
  因为分家的缘故,他并没有去跟我们一起过年。
  他温文尔雅,没有席家人的那种傲气,比较平易近人,若是他在,或许会替我说些话的。
  我摸着自己被冻僵的脸,有些回避席木柏的视线,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狼狈。
  “先上车吧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席木柏却下了车,走过来,扫了我身上的伤口一眼,扶着我上车。
到了车上之后,我瞬间就感到温暖许多,打了一个喷嚏,席木柏立刻将身上的外套让我盖上。
  我基本上没有和男人这么亲密过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。
  最终在席木柏的坚持下,我还是披上了他的外套。
  到了医院之后,医生给我处理了一下伤口,席木柏问我怎么了。
  我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席木柏,席木柏沉默了。
  我以为,席木柏也是认为我嫉妒方彤有了席慕深的孩子,才会故意将方彤推倒,不由得紧张的解释道:“木柏,我没有……你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故意推方彤。”
  “我相信你。”席木柏抬起头,俊朗的脸上满是真诚。
  我呆呆的看着席木柏,泪水滑落下来。
  我的丈夫不相信我,席木柏这个外人却相信我,真的是非常讽刺的一件事情。
  “我先送你回去吧。”席木柏起身,对着我说道。
  我点点头,在席木柏要过来扶我的时候,我拒绝了。
  我毕竟是已婚,和席木柏这么亲密,会招人口舌,席木柏也很清楚,也没有强求我。
  他送了我到别墅门口,说送我进去,我没同意,要是婆婆看到我跟别的男人一起回来,又要惹事端。
  尽管这个人,还是席家的男人,但我不想惹这种麻烦。
  刚进门,婆婆就怒火冲冲的冲到我面前,抬手就打了我两耳光。
  一边打一边骂,“慕清泠,我真是对你们慕家的家教非常失望,这种下作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?你的心怎么这么狠?”
  “方彤的孩子没有了,你是不是很开心,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。”
  方彤的孩子,果然没有了吗?
  我木然的看着王兰,承受着王兰的谩骂。
  “赶紧跟慕深离婚,我以后不想再别墅里看见你!”王兰骂累了,才怒火冲冲的上楼去了。
  我站在别墅中央,神色萎靡,管家在一旁讥诮的看着我。
  这就是我豪门贵太太的生活。
  丈夫不疼,婆婆不爱。
  我回到房间,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。
  她还不知道方彤的事情,只是一个劲的对我重复,要我一定要在明天中午之前,问席慕深拿一千万,不然哥哥的场子就要破产,那些员工会闹事。
  我绝望的放下手机,不知道要怎么办。
  方彤流产,席慕深肯定恨死我,怎么可能会给我一千万?
  第二天,还在下雪,我拎了一个水果篮,拖着一身伤去医院看方彤,也想跟席慕深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。
  我不想他埋怨我一辈子。
  过去的时候,席慕深没在,方彤正在喝汤,气色苍白。
  她看到我之后,目光柔和道:“慕深打了你,也是因为紧张我,希望你不要介意,我已经和慕深解释,不是你推我的,孩子流产,不怨你。”
  我没有想到方彤会这么说。
  因为我一直以为,是方彤故意撞我,故意把自己搞流产。
  可她突然否认这些,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难道真一个意外吗?
  我舔着嘴唇,将手中的水果篮放下,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
  “身体倒还好,只是,孩子没有了,我很难过,慕深更难过,昨晚抱着我,像孩子似的哭了。”方彤眼神悲伤的摸着肚子。
  席慕深……哭了?
  我的心被方彤的话震撼到了,在我的认知里,席慕深是一个非常强势的男人,我没有办法想象,席慕深会哭?
  “谁让你过来的。”我和方彤正聊着,席慕深来了。
  他穿着一身黑色立领大衣,发丝有些湿气,走进看到我之后,俊美的脸上顿时一冷,眼眸犀利的盯着我。
  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深冷的目光看着,手脚都不知道要放在哪里,最终,还是方彤帮我们解围。
  似乎一刻也不想我在方彤的病房里多待,席慕深将我带离了病房,在走廊里,他目光冰冷的对着我说道,“你去方彤的别墅做什么?”
  审视的目光,让我感觉自己是个罪犯。
  “哥哥的厂子出了问题,我想向你借一千万,所以我才去那里找你。”我觉得还是把事情说明白,不然的话,没办法解释我为什么去找方彤。
  “只要一千万?”席慕深盯着我,从口袋拿出一根烟和打火机,点燃后,似有些疑惑。
  “一千万够了,我哥哥的厂子一千万就能周转得过来。”我赶忙点头。
  原本我以为他会羞辱我,会说赖在席家不走,就是为了钱,可是没有,这让我松了口气。
  想来,一千万,对他的资产来说,九流一毛而已,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。
  “可以。”席慕深吐了口烟气,目光忽然变得极其平淡的看着我,“我说过,你乖乖离婚,我什么条件都答应。”
  他的话,如同一记重拳打在我的胸口。
  我怎么没想到,他会将这一千万,理解为了我向他提的离婚条件。
  所以,他才不会在乎我嫁给他是不是为了席家的钱,因为在他眼中,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。
  “不是,这不是我提的条件,我只是向你借……”我觉得自己真的够愚蠢。
  为什么我没想到席慕深会更加误会我。
  这一下,在他眼中,我已经彻彻底底的,不能翻身。
  “怎么,觉得钱好拿,又反悔拿少了?”席慕深的瞳孔,倏然一冷,他危险的逼近我,身上骇人的气息,朝着我不断翻滚着。
  我被席慕深那股恐怖的气息包裹着,连呼吸都停滞不前。
  “是我哥哥有困难,我没有人可以找,这个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……”我还想解释,不想他对我误解越来越深。
  “如果你说的这个理由,能让你心安,那我姑且信了。我给你五千万,还会给你置办一套别墅和车子,别说我席家亏待你!”席慕深直起身体,眼眸闪过些许厌恶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支票夹,签了一张扔到我的脸上。
  席慕深眼底的讥诮和嘲讽,让我无地之容。
  我只觉得一阵眩晕。
  “别在我面前装可怜,这些年,席家欠你家的,早已经还清了。”席慕深又补充了一句,随后转身而走。
  他说得对。
  结婚后,只要是我家出什么事情,都是席慕深出面解决,我们慕家,仗着爸爸给席家的那条命,像吸血藤一般,缠在席家这棵耸入云际的大树上。
  “我不要这些钱,我不要!”我将支票撕碎,就仿佛要捍卫我最后的一丝尊严。
  “行,那就一千万。”席慕深又写了一张支票递给我,在转身回病房去的时候,又扭头冲我冷笑,“慕清泠,我倒要看看,你还要从我这里贪求什么!”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优发娱乐齐乐娱乐首页梦之城平台登录qy771千亿国际
w88125优德 qy866qy8千亿国际娱乐城qg999钱柜娱乐平台大奖娱乐
w88125优德 齐乐娱乐首页梦之城平台登录88必发官网官网
优发娱乐优发娱乐手机官网网站优发娱乐手机版qy771千亿国际
w88125优德 qy866qy8千亿国际娱乐城qg999钱柜娱乐平台大奖娱乐